首页 > 精彩资讯 > 青青橄榄 > 正文

戚弘:故乡在营口熊岳,是新加坡著名华人画家

华 南

分享到:
2018-06-13 06:16:00   来源:营口之窗   点击:

画家   戚弘

求索之峰在识我

——新加坡著名华人画家戚弘散记
   华 南

昔日,记者曾以《峰高无坦途    美景却无限》为题撰写新加坡著名华人画家戚弘。当时撰文的主题切入是:在思维不断创新的今天,中国绘画艺术窗口开始接纳西方文化。在这些画家群中戚弘就是其中的成功者之一:既继承中国传统绘画艺术,又坚持嫁接西方艺术元素,被称为“戚弘现象”。这种现象诠释了中国国画走向世界的新思维结构,即怎样将西画的写实与国画的写意结合在一起。在这方面,戚弘取得了令人咋舌的成绩。但此次采访,戚弘给人留下的思考是:求索之峰在识我。再直白点说,就是在通往艺术之巅的路上,最难的是再次或多次识别自我,否则就无法重塑自我,就走不出囿于自我的“庐山”。

在微信采访中,戚弘发来《对绘画艺术的述说》如下(部分):美院给了一个有绘画追求的孩子无限的荣耀和梦想,匆匆那些年畅游在素描的造型准确,色彩关系严谨的痴迷里,为之打下了牢固的基础。毕业后背负着众多赞誉走向社会预展人生抱负。社会是一个人成长的第二课堂,几年下来,以学院优异成绩毕业骄傲的我每每以失败再失败败下阵来。慢慢的知道艺术不是单单会画画这么简单的事......"
   

透过戚弘《对绘画艺术的述说》中朴实的语言,让人想起朱光潜《美学研究》中的“美与心理距离”,戚弘对“美与心理距离”的艺术探索与追求可分三个阶段:
          

原始提升阶段

出生在营口熊岳望儿山的戚弘,其最初产生绘画冲动的是自家的马。戚弘出身于一个拥有全部资产一挂三套马车的农民家庭,马,不仅是他家的家宝,也是他的伙伴、朋友。他的兴趣、性格都融入了马的世界。
  戚弘于1983年考上沈阳鲁迅美术学院,有幸认识了许勇老师,沈阳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教授许勇造诣殊深,他笔下的马,在戚弘脑海中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。许老师不仅在他的工作室笔墨传教,还经常带戚弘到祖国各地体察马的生存习性。为了勉励学生,许老师绘制八尺的《骏马图》赠给戚弘,画的题词是杜甫咏马诗:“ 胡马大宛名,锋棱瘦骨成。竹批双目峻,风入四蹄轻。所向天空问,真堪托此生。骁腾有如此,万里可横行”。其诗情画意迄今还勉励戚弘求索不止。
  

“鲁院”毕业后,戚弘进入创作实践与生活准备阶段。他边教学边创作,还用了近十年的时间临摹、研究壁画。敦煌、北京法海寺、山西永乐宫……都留下他临摹、研究壁画的足迹与奋进的思考。其作品《水月观音》,被台湾、日本、新加坡等机构收藏。

正当戚弘拥有了知识积累与生活准备之际,戚弘又得天独厚地拥有两位导师:一是在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指导下,水墨画的马出神入化,载誉海内外;二是在中国壁画协会会长、中央美院前副院长侯一民指导下,从壁画临摹转入创作,《大海的女人》等作品被盛赞有加。两位导师对戚弘学业有成给与充分肯定,并就如何超越自我提出希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
嫁接提速阶段

戚弘将现代元素溶入他那泼墨挥毫的骏马图之中。抽象,成为最突出的特点,眯眼看各具其态的骏马,犹如影视镜头中被虚化了的骏马,或飞奔或懒卧或嬉戏,逼真到让你神之一夺、惊叹不已。泼墨时,每一块墨的流动,都像奔腾的江河,一浪击一浪地发出笔墨的昂奋之力。大黑大白、大起大落的笔墨组合阵势,让你悟出画面语言:“心河的奔腾  , 灵魂的赞歌”。

2011年他创作的神马系列在新加坡百年俱乐部醉花林隆重展出,许多作品被印尼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的收藏家收藏,其中《龙马精神》、《一马当先》被高度赞誉。
  

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为戚弘《总统慈善》画展题字;新加坡总理府收藏戚弘作品;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博士给戚弘颁奖。
  

新加坡美术总会梁振康会长说:“画马的画家甚多,但其良驹却独具现代风貌,与一般之通俗画法不一样,过往画家画得过于形象化、具象,但却若解剖学似的,画到结构还非画至寓义的内涵,”而他的每一匹马,都是不可模仿的“唯一”。

《南洋视界》的钱子敏先生赞叹:“戚老师的马,集合了中国画的写意和西方现代画的抽象,将一匹匹马表现得传神洒脱,令人难忘。”
戚弘的壁画《朝阳崇武》,参加全国十二届美展,从另一个层面展示了他的实力,深得社会盛赞。
   

戚弘靠嫁接西画现代元素,迈出了走向世界的脚步。创作作品长期展览于美国、加拿大、芬兰、澳大利亚、日本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国家画廊。
嫁接西方元素的提高有喜悦、兴奋,但在艺术的高原区走久了,难免有突破自我的紧迫感。上下求索的入口的哪里?
    

识别自我、重塑自我的求索阶段

何为“美与心理距离”?心理距离是一种解释美感的概念,其意指美感的产生,是来自主观感知与艺术品之间的心理距离。对艺术来讲,艺术家的心理距离与创作对象是零距离时,才能表现得淋漓尽致。戚弘力求找到一种融传统与现代于一体的独立思考,比如画马,大师徐悲鸿在“惟妙惟肖”上做到炉火纯青,他就在“出神入化”上苦苦求索。

戚弘以《青藏高原》歌词为例谈抽象与具体:“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,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 ,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 ,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 ”。这四句就是抽象,那么,这种抽象从哪来的?从以下歌词中来:  

“哦……   我看见一座座山。?蛔??酱, 一座座山川紧相连 ,呀啦索,那可是青藏高原 ”。那四句抽象的歌词,来自具体的“一座座山川”、具体的“青藏高原”……换言之,审美时,与“我看见一座座山。?蛔??酱, 一座座山川紧相连”的心理距离是零时,其创作的作品只是“平平”而已,只有心理距离与“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,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 ,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 ,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”的距离为零时,才能出神入化,才能抽象地概括事物的本质,才能发现灵魂之美,这是攀登艺术之巅第一快事,亦足见你迈出识我、塑造、超我的坚实一步。正如戚弘所说:“这好比女人都照范冰冰的形象来整容一样,完事问别人看整的怎么样?这只能说像还是不像、刀法好是不好而已,没有了自己、没有了个性更谈不上特色了。还有朋友问画什么呢?画什么真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用你自己的方式画出自己的情感,艺术该是唯心的,浪漫的,一想天开的事。它该不为一切现实生活所左右的自我意思的展现,表现情感述说鲜为人知的个人情怀,用绘画这一方式把我们的思想植入在可供我们表现的对象上”。

这里提及的“用绘画这一方式把我们的思想植入在可供我们表现的对象上”,这个“表现对象”就是艺术家在“美与心理距离”的求索中寻求的对象。不要把粗加工的“生活准备”误认为是你找到的“表现对象”,还需要开掘许多许多“粗加工的“生活准备”之矿,才能提炼出本质的闪闪发光的“灵魂” 之美。艺术家离开逻辑思维去寻求美是肤浅的或徒劳的。
  

翻阅戚弘近年的新作,真可谓别有洞天。有华贵、雅美,大胆以黑绿为背景的牡丹,更显凝重大气;有扬起前蹄的雄关骏马,凝眸细看能听到西风烈烈中的战马嘶鸣;有形态飘逸、神武刚烈的马,那变形了的肢体,是有形的字,让你读出人类期盼的春天;有秀雅恬淡的枇杷果 或青黄未熟或金黄待摘,让你在枝劲叶曼中寻觅成熟......总之,笔下的花卉和马不管怎样异化,但万变不离其宗,抽象出来的神韵,总让你在某个侧面看到人性之光。
  

欣赏近期戚弘新作,让你领略重剑无锋的境界是超越了技巧和手段,生活准备固然重要,但不经过审美理论与实践的历练,你就找不到蓦然回首的“那一个 ”,也不可能达到大智若愚、大音希声、大象无形的境界。
  

也正是因为戚弘德艺双馨,天津工业大学才聘请他为美术学专业全日制硕士研究生企业导师,聘期为10年。戚弘在“美与心理距离”上的求索将扩展的教育领域。
  

采访即将结束时,记者想留给社会的思考是:一个企业、一位艺术家及每一位成功者要想持续成功,就要坚持一次理念创新向多次理念创新的突破,也坚信戚弘在这种持续创新中求索不止、独辟蹊径。“天机云锦用在我,剪裁妙处非刀尺”!

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报纸发表戚弘文章:

 画家戚弘作品:马与各种花卉及壁画:

 

戚弘的作品《朝阳崇武》参加全国十二届美展(壁画):

新加坡总统陈庆炎给画家戚弘颁奖:

 新加坡副总统尚达曼为戚弘《总统慈善》画展题词:

 戚弘任教的天津工业大学美术专业的学生参加服装表演,成绩优秀。

相关热词搜索:营口 新加坡 画家

上一篇:邂逅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青青橄榄
序言
    《青青橄榄》专栏序言
      我们之所以称其为《青青橄榄》专栏,是因为橄榄的别名分别是青果、谏果、 忠果 、 福果。 称青果,是因为果实尚呈青绿色时即可供鲜食而得名。性平,味甘、涩、酸。清热,利咽,生津,解毒。其青又同情谐音。称谏果,因初吃时味涩,久嚼后,香甜可口,余味无穷,比喻忠谏之言。称忠果,是劝人忠诚老实。称为"福果",是海外华侨起名,以表达眷恋之情、祝福之意。
      因此,期望广大作者,在本专栏撰写昨天的“橄榄”,言其心、述其情、谏其言、守其爱、祝其福,以飨读者。
    青青橄榄《读·析·悟》专栏序言
      为拓展文学视野,本编辑部在青青橄榄开设《读·析·悟》专栏。欢迎广大读者撰写如下内容的稿件
      1 读书鉴赏与分析
      2 影视剧观后
      3《青青橄榄》发表的文章分析、点评